移动版

主页 > 拉菲娱乐 >

手语里的幸福

当我坐下来,再次提及手语是一种美丽的语言时,我确定,我已经爱上了手语。

第一次发现手语的美是我的学生时代。毕业季,残疾人艺术团为即将告别校园的我们送来一台文艺演出。其中,听障孩子们表演的手语歌触动了我,他们打出的每一个手势都是那样婀娜,那样柔美和雅致,让我的心不自觉地沉浸其中。在这之前,我从来都不知道手语还可以化为一种艺术,便感动于听障孩子们带来的唯美的视觉盛宴。

再次发现手语的美,是听障孩子们用手语和我的一次交谈。

和大多数女孩一样,师范毕业后,我走进了教师队伍。若有什么不同,就是我走进了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做了一名特殊教育学校的老师。

说实话,我是怀着些许不安来到这样一所学校的。上班的第一天,我沿着宽敞明亮的走廊走进了一间教室。孩子们围拢过来,用手语一字一句告诉我,因为他们听力残疾,做他们的老师会很辛苦;他们和我一样,除了没有听力之外……我默默地用目光追随孩子们打出的每一个手势,默默地用目光追随孩子们眼神里流露出来的纯净与真挚。我又一次被感动了,尽管孩子们在用手语和我交谈,可我分明感受到了孩子们用的是一颗心来表达情感啊。那一刻,我似乎体会到了所有生命里共同的愿望,共同的坚持,共同的快乐。也是在那一刻,我爱上了这样一群孩子,爱上了手语。

我用手语教孩子们学文化。为了让孩子们学好文化知识,我创设语言情境,让孩子们在语境中学习。为了让孩子们涉猎更多的文化知识,我在交往中发展和丰富孩子们的语言。我也常用手语告诉孩子们要爱生活,因为我希望他们能像小树一样健康茁壮地成长。

我用手语和孩子们交流思想,传递情感,孩子们也是。他们遇到不懂的词句,会向我请教词句的意思,手语的表达方式。他们也常和我聊天,常用手语诉说他们心中的一些小悲伤,小盼望。他们与我的这种交流在我看来,不仅是老师与学生的对话,也是心灵与心灵的对话,生命与生命的对话。于这样的时候,我觉得我与孩子们的距离很近,很近,这是普通学校的老师无法感受得到的。

真好,有一种供这群失聪孩子与人交际和交流思想的手语。不知道是谁如此聪慧,为这样一群特殊孩子创造了不分国界、不分地域的手语,才使得他们有了交际和与人交流思想的语言形式。真好,我能够读懂孩子们的这种特殊语言形式。这让我觉得我比普通学校的老师多了一些幸福指数。

而今,手语已成了我和孩子们交流的主要方式,也成了一种习惯。

一次,打出租车,我对着出租车司机打出“等一等”的手势,出租车从我身边缓缓驶过后,我才醒悟过来司机没有把车停下来的因由,之后,我笑了。原来,有些习惯是一种逐渐养成的不自觉的行为。

也许,比起普通教育,特殊教育的有限手语会让我在教学中遇到一些困难,一些阻碍,可这丝毫不会影响我为这群失聪的孩子们打开知识门扉的愿望。如果水手的幸福在于战胜了风浪,那么,我的幸福应该就是我的执着,孩子们终于成长了,进步了,走进知识的殿堂了吧。

对于我的这些失聪的孩子们来说,我不只是引领他们学文化的老师,也是他们生活中的妈妈。

一位已经毕业的失聪女孩,随父母去外地打工。父母给她介绍一个男朋友,她却对她的父母说:“我要先问老师,听听老师的意见。”他们对我的亲近和信赖,对我的终生的托付,有些时候超过了他们的父母。

列夫·托尔斯泰说:“爱和善就是真实和幸福,而且是世界上真实存在和惟一可能的幸福。”特殊的职业,特殊的使命,给了我一份播撒爱和善的种子,也给了我一份满当当的幸福。

朋友好奇地问:要借助手势完成和一群听不见声音的孩子进行交流,能有多幸福呢?我这样说给朋友听:手语和你脸上的笑靥、眼里的笑意一样动人,手语还能够和有声音语言会心会意。我每天都使用“动人”和“会心会意”的手语,也是在享受一些附加的幸福。

朋友听了,认真地点了点头。(仇立敏)

作者简介:吉林省榆树市特殊学校教师,从事特殊教育25年。长春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曾刊登《经济日报》、《长春日报》、《春风文艺》等报刊。

http://www.caogenz.com/bjldc.html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1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