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注册 >

《奇异博士》:在漫威世界的套路里玩出视觉奇观

(原标题:《奇异博士》:在漫威世界的套路里玩出视觉奇观)

卷福饰演的手术专家斯特兰奇由于车祸失去动手能力,远赴尼泊尔求医,机缘巧合成了一名神秘魔法大师

蒂尔达·斯文顿气场强大,她扮演的古一法师玄乎不可测

漫威这些年打了很多场精彩的仗,将自家漫画里那些形象按部就班地推向荧幕,制造了很多视觉奇观和流行偶像。然而这两年,漫威的这个大饼开始有注水的嫌疑,尽管有越来越多的新英雄加入,但如出一辙的英雄母题,明快的节奏,插科打诨的段子以及形式大于内容的毛病,让漫威世界的影片逐渐让人审美疲劳。

好在新片《奇异博士》,在承袭了一些既有缺点的同时,又做出了一定程度的创新。而新意二字,在当下这个浮躁的电影市场里,显得有那么点宝贵和难得。所以大家普遍觉得,《奇异博士》还不错。

《奇异博士》开场,就透出一股子新:漫威又换片头了,虽然整体设计理念未变,但用动态影像替代之前的漫画图像,显然意在一开场就加深观众对漫威宏大世界的认知,一个个超级英雄入走马灯般掠过,不断强化并提醒观众:这里是漫威和它的英雄宇宙。

紧接着,影片单刀直入为观众呈现了一场视觉小宴。蒂尔达•斯文顿饰演的至尊法师古一,和自己曾经的徒弟,如今的叛徒,因着内心欲望而叛变的卡西利亚斯,在伦敦街头上演了一场视觉大战。而魔法,在正反两方的攻击中,起着十分关键的作用。时空门的开启,城市的不断被折叠、倒置甚至融合,这出拥有《盗梦空间》中空间异变风格的想象性场景,极具视觉张力。

当然,这绝不是《奇异博士》特效上的全部。伴着剧情的进展,我们还能看到斯特兰奇博士和古一法师绚丽的魔法特效,以及卡西利亚斯与邪恶力量的互通奇观,这些场景无不充满想象力,在似曾相识的基础之上,漫威的改造能力的确无法小觑,解构又重构的视觉空间,让观众对《奇异博士》所制造的世界,在观感层面上,有了真切的认知。

最为关键的是,魔法力量的引入,不仅是《奇异博士》的新奇之点,更是漫威世界的重大力量分支。回想过去的漫威英雄和超能力,要么源自外星球,要么是借助于极端技术和装备,总归都是有形且容易被固化的。但魔法力量却具备着相对多元的可能性,无论是从呈现方式或者对战能力上而言,都是如此。所以,《奇异博士》里古一为斯特兰奇所展示的宇宙,不仅绚丽而且震撼,尤其在IMAX荧幕下,这种视觉上的震惊体验,绝对是不可多得的,仿佛伴着迷幻的电子迷雾,在重观3D修复后的《2001太空漫游》。

而另一方面,《奇异博士》又着重去探讨了时间和空间。斯特兰奇博士的魔法之一,道具阿戈摩托之眼可以实现对时空的把控。借着剧中人物王和莫度之口,影片传达了魔法世界对时空以及时间的尊重,以及时空倒置的担忧。但这份担忧,在生死攸关的片尾大战中,被斯特兰奇博士搁置了,一方面拯救了世界,另一方面又埋下了隐忧,也导出了分歧。实际上,也是给观众抛出了一个议题和思考。但问题是,时空变化的视觉展示没能接入到对主题的探讨,后者的进行主要都依靠人物的对白,这方面,一直是漫威电影的缺陷。

“多重维度”的视觉特效

颠倒错乱的空间如同《盗梦空间》

在故事的讲述与人物的描绘上,《奇异博士》依然平淡无奇,似乎写满了陈旧的漫威几个字。斯特兰奇博士,一个高傲、自负又喜欢耍幽默的医生,再到寻求神力拯救自己残疾双手的功利主义者,最终又转型成担负拯救世界重任的英雄,这其中应当是有相当多的内心煎熬与纠结,人物的成长才能最终成立。但在《奇异博士》里,我们能看到的,并不多,只是看到一个天才的速成,而且也过于镇定与波澜不惊。

一贯的,《奇异博士》里的反派,照样弱得出奇。除了在影片开始的斩头杀和对终极大boss的召唤之外,麦斯•米科尔森饰演的卡西利亚斯,也就只有浓重的烟熏妆能够给观众留下点深刻印象了。倒是蒂尔达•斯文顿,照例气场强大,表演精准,锋芒完全改过了卷福。她扮演的古一法师,玄乎不可测,善的表象之下,又隐藏着无法摸清的“恶”,这原本该是影片为观众所探秘的,但随着古一的死亡,似乎又成了“有待下回分解”的谜题。然而尽管如此,蒂尔达•斯文顿还是为我们贡献了本片最具意蕴的一个段落,将死之时,她的灵体与斯特兰奇交流,畅谈了自己关于永生、死亡和时间的看法,也提及了作为个体的局限,言论的深度与画面中时间静谧的空间,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奇异博士》里有漫威的各种套路,如果说新角色和魔法元素的初次出现,还能让观众有那么一丝新奇的话,那么接下来《奇异博士》的故事走向与人物建构,就的确需要去思考了,如果只是靠平直的故事、诡谲的视效和逗趣的角色来提升观众的观看体验的话,用不了多久,也就会耗尽大家对漫威宇宙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