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线 >

网文、直播、古装剧 中国网络文化在海外“圈粉

  原标题 中国网络文化在海外“圈粉”

  习近平主席在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贺信中提出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网络文化是网络空间发展的重要内容。当前,以网络文学、影视剧、游戏电竞等为代表的中国网络文化产品日益走向世界,在全球互联互通的今天“圈粉”无数。

  法国白领

 

  小说“追更”根本停不下来

  本报驻法国记者 龚 鸣

  38岁的查尔斯是马赛的一名房产顾问,自从两年前接触到中国网络小说,他便成为中国网络文学的忠实拥趸。

  “我正在追《放开那个女巫》,每隔两三天我就会看一章。”查尔斯告诉本报记者,在他眼里,这部穿越小说融合了中国现代元素和欧洲中世纪风貌,在其中能感受到中国文化和西方文化的交相辉映。“作者的视角非常独特,说明他对欧洲的历史文化充满好奇心,我也从中看到了中国人对欧洲历史文化的了解。”查尔斯分析道。

  查尔斯首次接触中国网络小说,是通过在大学认识的中国同学。“我从小就对中国的一些事物很感兴趣,比如中国建筑、道教、中医、周易等。中国的文化源远流长、包罗万象,令人着迷。”2008年,查尔斯在北京奥运会期间访问中国。在北京,他见到了现代的建筑,也观赏了古老的宫殿庙宇,对中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这一份好奇心,查尔斯迅速喜欢上了朋友推荐的小说。《盘龙》《斗破苍穹》是他较早接触的作品。他不懂中文,起初只能在英文网站上阅读,虽然有些吃力,但小说里精彩的情节令他无法抑制“追更”(追着作品更新)的冲动。

  2017年5月,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旗下的起点国际站正式上线,目前已有近百部作品被翻译成英文连载,大受海外用户的欢迎,累计访问用户数已超过400万。法文、泰文、韩文、越南文等其他多语种的作品翻译合作也开始启动。得益于此,很多中国网络文学有了法文版本,查尔斯“追更”轻松多了。

  “虽然这些只是虚构小说,但是我从书里看到了中国古老的文化和思想的根基。”查尔斯说,小说中描述的中国和中国人,既有古典的韵味,又充满新鲜感。其次,这些作品有传统的一面,也有现代的元素,这也是很打动人的地方。

  阅读中国小说时,查尔斯常常被扣人心弦的悬念吸引,不同角色的冒险经历让他激动不已。有一次,他在家看了整整一个下午的网络小说,一口气追了30多个章节,“根本停不下来”。冬天的户外天寒地冻,查尔斯在屋内享受着奇幻的漫游,“真是一次畅快无比、独一无二的体验”。

  两年时间,查尔斯看过的中国网络小说大约有五六部。比较而言,数量并不算多。“我觉得最重要的不是看了多少部,而是小说的质量怎么样。我在很多网站上看过中国网络小说,但质量参差不齐,有一些小说我很快就放弃了。”查尔斯现在最常去阅文集团为法语国家和地区授权合作打造的法语阅读网站。他认为,写作需要从容、不疾不徐,而不是一味追求更新的速度。文章写得好,读起来才会舒服,才能收获更多的读者。

  查尔斯对网络小说的偏爱,不仅是出于对神秘感、新鲜感的追求——“当我追着作者更新的节奏阅读时,感觉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了欧洲和中国的距离。”或许,这也是网络作为新型文学载体的魅力之一。

  泰国小伙

  字幕组助力电视剧走红

  本报驻泰国记者 俞懿春

  “现在距离北京时间晚上10时只有一个小时,不好意思不能跟你聊了,我得去做准备。” 泰国朋友咖兰每周四、周五晚上都非常忙碌。所说的准备,是为正在播放的电视剧《醉玲珑》发预告和剪辑小视频。

  《醉玲珑》是最新一部在泰国受到追捧的中国电视剧,咖兰最新翻译的一集上传不过两天,点击量已经超过3000。

  因为5年前喜爱上中国电视剧《步步惊心》,为了把更多中国电视剧介绍给泰国人,咖兰索性自己成立了一个字幕组。这个只有一个人的字幕组,5年来积累了6万多名粉丝,靠的是他持之以恒、几乎每天都会上传新帖子或视频。

  咖兰家住泰国中部乌泰他尼府,平日里是个忙碌的上班族。每天下班后,他都会花上一两个小时观看和翻译中国电视剧,并在字幕组的网页上贴一些有趣的中国新闻和中国文化的介绍。“一个人翻译比较慢,一般一周才能翻译完一集,所以与其他中文字幕组合作,是比较普遍的做法。”咖兰与其他字幕组一道,5年来翻译了几十部中国电视剧,近年来大热的《花千骨》和《微微一笑很倾城》都没有落下。

  不过,咖兰本人最喜爱的,还是中国历史题材的电视剧。“历史是一个国家的根基,中国历史源远流长,追溯历史可以更好地了解中国。我的母亲和姐姐都觉得我很疯狂,认为我义务做字幕给陌生人看是浪费时间。”但在咖兰看来,制作字幕让他提高了中文水平、加深了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也结识了许多同样热爱中国电视剧的朋友,“非常值得”。

  令人惊讶的是,咖兰并非中文“科班”出身。字幕组成立之初,他用的是“曲线”翻译的方法——观看配有英文字幕的中国电视剧,再把英文翻译成泰文。不过,英语字幕现在已仅仅是他翻译时的辅助手段。

  “你看,这都是从中国网站‘淘’来的汉语学习教材和小说出版物。”为了看懂电视剧和理解中国文化,咖兰通过自学教材和在线学习,通过了汉语水平考试4级,中文阅读和写作能力突飞猛进。靠自学的汉语,咖兰两年前到中国云南旅行,在那里他与当地人结下友情,留下了美好的记忆,“接下来我还希望有机会到中国其他地方看一看”。

  和中国网络文学在泰国流行一样,许多泰国人也关注和喜爱中国电视剧,尤其是古装剧。泰国诗纳卡宁威洛大学中文系助理教授娜哇拉·帕迪坎告诉本报记者,许多泰国人热爱中国传统文化,“中国电视剧受追捧的最大原因是题材、背景、文化元素新鲜”。一个有趣的现象是,现代题材的中国电视剧在泰国受欢迎程度不及历史、武侠和玄幻题材,这主要是因为泰国现代题材电视剧的制作水平也比较高,而中国现代题材电视剧关注的话题,例如购房、养老、工作压力、儿童教育等,对泰国人来说共鸣性没那么强。

  近年来,泰国有五六家电视台都播放过中国电视剧。从去年开始,泰国3台在每晚6时20分播放泰语配音版的中国电视剧《三国》(2010年版)。“其实现在泰国观众主要通过网络渠道观看中国电视剧,早在3台播放《三国》之前,网络上就已经有了字幕组翻译的泰语字幕版。”娜哇拉说,现在喜爱中国电视剧的不仅局限于华侨华人,因为有越来越多的泰国人学习汉语,他们对中国流行文化的兴趣也在与日俱增。

  日本女孩

  网络直播让我找到自信

  本报记者 宋豪新

  2017年初夏的一天,日本东京,代代木体育馆。一名少女走上舞台,既兴奋又有点紧张,拿着麦克风欲言又止,先流下了眼泪。场下万名观众呼唤着她的名字——田代蓳。

  谁能想到,就在一年前,这个名叫田代蓳的日本女孩,正处在人生的低谷。训练受伤的她自卑地认为自己是个“残疾人”。借助中国互联网企业开发的网络直播平台,还不到一年时间,她不仅重拾自信,而且成了直播平台上颇具人气的“网红”主播,最终站上了真正的舞台,与当红明星同台演出。

  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网络直播已不仅仅是最初的社交工具。在海外传播中国好故事、发出中国好声音、展示中国好文化的同时,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对于网络直播平台的技术研发和创新应用,也帮助它们“圈”到了越来越多的铁杆粉丝和忠诚用户。

  田代蓳就是其中之一。从小立志进军日本全国游泳大赛的她,由于训练受伤,不得不告别心爱的竞技场。消沉养伤之际,无意间接触到了一款叫做“Stager Live”的网络直播软件。当时,网络直播在日本还是新兴事物,更别提这是一款由中国互联网企业开发的软件。好奇之下,田代蓳点开了软件,开始学着与平台上的网民聊天、分享……性格开朗的她很快就收获了大批粉丝,一跃成为直播平台上的“网红”。

  “受伤之后,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怕成为家里的累赘,可是在直播过程中,发现原来有那么多人喜欢我。全靠他们的支持,我才能够重获自信。”田代蓳言谈之中掩不住兴奋与幸福。除了友情,人气超高的她通过直播平台,也获得了不菲的收入。目前还是学生的她,已经完全可以独立养活自己,曾经那个阳光自信的“泳池宝贝”又回来了。

  中国互联网业界称2016年为“直播元年”,国内网络直播行业发展迅猛。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6月,中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3亿,占网民总体的45.6%。

  网络直播这一产品并非中国互联网首创,但从直播平台的运营模式和场景创新看,全球范围内的同行现在都在努力学习“中国模式”。平台将主播作为直播的主体,日常生活与才艺表演作为直播的内容。主播的收入来源除了广告,还有用户打赏,是实实在在的“流量变现”。另一方面,类似直播等平台类应用产品,是最容易打破文化隔阂的,使用者不需要太多的交互,就能顺利使用,开发者也不需要本地化运营,即使开发者公司总部不在当地,也能用服务撬开当地市场。

  数字时代,越来越多的网民社交需求旺盛,也更喜欢在互联网上展示自我,分享内容。以“打赏”和“美颜”为突出特点的中国网络直播平台,不仅在用户体验方面给社交媒体带来了全新的亲密感,更为每一位用户创造了潜在的“盈利”机会。正所谓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

  近几年来,借助“一带一路”倡议的东风,中国互联网企业扬帆出海。尤其是许多互联网初创企业,研发团队在国内,产品部署在海外,业务蒸蒸日上,“俘获”了一大批外国网民的心,也得到了国际资本的青睐。

  据统计,目前在海外开展直播业务的国内直播企业有近50家,地域遍布亚洲、欧洲、非洲、美洲和大洋洲的4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7年,由中国公司推出的海外直播平台频获融资总额超过10亿元人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