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线 >

上半年营收近20亿、估值416亿,11月赴港上市的阅文集团透露了哪些讯号?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10月16日,腾讯控股发布公告称,建议分拆阅文集团于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独立上市,同时表示,阅文已提交聆讯后资料集,以供于联交所网站刊登,预期自2017年10月16日起可于联交所网站查阅。

  据业内人士透露,阅文计划下周开启上市前推介,并于本月内启动招股,预计将募集6亿至8亿美元(约46.8亿至62.4亿港元),拟发行股本占总股本数15%。顺利的话,阅文将最早于11月在香港上市,上市后估值预计约416亿元。

早在2015年腾讯50亿溢价收购盛大文学,并和腾讯文学共同成立阅文集团时,就曾有业内人士估计阅文集团距离上市不远。如今,时隔三年,阅文集团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距离IPO仅一步之遥,盛大文学的IPO之梦或终将通过阅文集团得以实现。

 
  早在2015年腾讯50亿溢价收购盛大文学,并和腾讯文学共同成立阅文集团时,就曾有业内人士估计阅文集团距离上市不远。如今,时隔三年,阅文集团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距离IPO仅一步之遥,盛大文学的IPO之梦或终将通过阅文集团得以实现。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阅文集团总收入达19.24亿元,同比增长了92.4%;期内净利润为2.13亿元,比去年全年净利润还要高出600%。一系列亮眼的数据似乎都在为阅文集团上市助威,然而招股书透露出来的“在线阅读以84.9%的占比成为大头、版权及其他收入仅占15%”的收入构成和高涨的内容成本也让业内人士将目光瞄准了网络文学的盈利模式,再加上今年以来政策的趋严,不容乐观的情况不禁让人为其捏一把冷汗。

  高营收、高利润背后,

  占比84.9%在线阅读能支撑多久?

  单看阅文集团历年的营收数据,无疑是可喜的。无论是2014年、2015年、2016年总收入分别为4.66亿元、16.07亿元、25.57亿元,还是净利润分别为-0.21亿元、-3.54亿元、0.3亿元,2017年上半年的数据都很漂亮,营收19.14亿,较去年同期的10亿元相当于增长了1.9倍,净利润2.13亿更是一扫之前历年亏损、去年堪堪盈利0.3亿元的阴霾,大幅增长。

然而,高营收、高利润的背后,16亿收入、占比高达84.9%的在线阅读收入仍吸引了业内人士的关注。诚然,垄断了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小说阅读网、潇湘书院等一系列网文品牌的阅文集团已经拥有640万作家、960万部文学作品,2016年中国最受欢迎的50名网络作家,阅文就签约了41位。发家于此,如今高额的收入占比也是其运营成功的最好证明。

 
  然而,高营收、高利润的背后,16亿收入、占比高达84.9%的在线阅读收入仍吸引了业内人士的关注。诚然,垄断了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小说阅读网、潇湘书院等一系列网文品牌的阅文集团已经拥有640万作家、960万部文学作品,2016年中国最受欢迎的50名网络作家,阅文就签约了41位。发家于此,如今高额的收入占比也是其运营成功的最好证明。

理智的业内人士却看到了背后的危机所在。自2014年以来,阅文集团在线阅读收入占比从最初的97%到2015年的下降到60.5%、2016年的77.1%和2017年上半年的84.9%,虽然自2015年后呈现上升趋势,但明显速度有所回落;同时,单一的盈利模式下集团收入过度依赖在线阅读收入,比如2015年在线阅读下滑至60.5%,集团也出现了大规模的亏损。

 
  理智的业内人士却看到了背后的危机所在。自2014年以来,阅文集团在线阅读收入占比从最初的97%到2015年的下降到60.5%、2016年的77.1%和2017年上半年的84.9%,虽然自2015年后呈现上升趋势,但明显速度有所回落;同时,单一的盈利模式下集团收入过度依赖在线阅读收入,比如2015年在线阅读下滑至60.5%,集团也出现了大规模的亏损。

  客观来讲,报告显示,阅文集团发布的平台产品及合伙分发平台数据显示月活用户达1.918亿,其中移动端1.793亿人,甚至隐隐高于社交平台微博的1.5亿以及互联网新秀今日头条的1.2亿;同时结合我国2016年底6.95亿左右的手机网民和4.69亿的网上支付用户规模来看,达到一定规模的阅文集团想要进一步实现付费用户的大幅增长并非易事。

  对此,甚至有媒体表示,“阅文集团在拓展用户数上已经接近天花板了”,换言之,阅文集团要在在线阅读收入上再度实现大幅的增长谈何容易?同时随着阿里、百度等巨头相继入局网络文学,都督促着阅文集团去寻找下一个收入增长点。

  仅占8.1%的版权收入,

  能否成下一个收入增长点?

  近年来IP改编热也为网络文学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输出平台。回顾影视剧市场,火爆的《甄嬛传》、《琅琊榜》、《老九门》、《花千骨》、《楚乔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无一不是IP改编的产物。

  同时,根据媒体统计显示,2016年中国发行的网络文学改编的作品当中,按照票房计算,二十大电影中的13部、二十大最高收视电视连续剧的15部、二十大最高收视率网剧的14部、以及二十大最高下载网络游戏的15部和二十大最高收视率动画的16部,都是来自于阅文平台上传的网络作品。

  如此来看,阅文集团似乎应该是最大的受益方。然而真相让人大吃一惊。

数据显示,2014年阅文集团版权收入1214.8万元,仅占营收总额的2.6%;2015年达1.63亿,占10.1%;2016年2.47亿占营收总额9.7%;2017年上半年版权收入1.56亿,占比8.1%。显然,阅文集团的版权收入在不断上涨,但徘徊在10%左右甚至以下的占比远远和市场对IP 热捧不相符。

 
  数据显示,2014年阅文集团版权收入1214.8万元,仅占营收总额的2.6%;2015年达1.63亿,占10.1%;2016年2.47亿占营收总额9.7%;2017年上半年版权收入1.56亿,占比8.1%。显然,阅文集团的版权收入在不断上涨,但徘徊在10%左右甚至以下的占比远远和市场对IP 热捧不相符。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IP身价不断上涨,也就意味着阅文集团需要给平台作家的版权费也不断上涨,大大增加了企业内容成本。吴文辉曾向媒体透露,网络作家富豪榜上的榜首唐家三少 2016 年版税收入 1.1 亿元,其中一半就是从阅文平台上获得,这导致阅文的毛利一直不高。

  有人曾形象的将网络平台包括阅文集团比作中介机构,版权收入仅仅是来源于版权售卖,如今的阅文,显然不满于“做中间商赚点差价”,何况还有原作者需要进行分成,原本不高的“中间价”再度减少。近年来,阅文显然真正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并不断尝试对IP进行全面开发。

  自去年开始,阅文就提出了“IP共营合伙人制”,其副总裁罗立曾多次表示,“IP共营合伙人制”是“以IP为核心,链接起产业上下游,将作家、粉丝、影视游戏动漫开发方、资本方等串联起来,以 ‘漫威’模式为参照,打造 ‘泛娱乐’化的中国IP产业。”

  今年以来,更是大动作连连。3月,腾讯内部调整,任宇昕兼任OMG和IEG两大事业群负责人,被媒体解读为是腾讯整合旗下泛娱乐业务,打通内部资源的重要举措;

  6月,阅文集团联合腾讯影业、腾讯影业以及万达打造IP合资工资,共同打造超级IP《斗破苍穹》;

  9月,在腾讯影业发布会上,阅文集团下《庆余年》《全职高手》《黄金瞳》《美食供应商》等多个头部IP正式宣布与腾讯影业深度合作;

10月12日,阅文集团在京召开IP大会,发布了《兵者为王》、《神藏》、《银狐》、《放开那个女巫》等多个优质IP项目,并宣布阅文联合腾讯影业共同制作的《全职高手大电影》项目正式启动。

 
  10月12日,阅文集团在京召开IP大会,发布了《兵者为王》、《神藏》、《银狐》、《放开那个女巫》等多个优质IP项目,并宣布阅文联合腾讯影业共同制作的《全职高手大电影》项目正式启动。

  如今来看,或许这些布局还尚在筹划或进行阶段,但是显然释放了一个讯号:未来阅文集团将会全面参与到IP开发中,从一个平台方和版权售卖者的角色不断向投资者、制作者的方向转变,全产业链的布局下以期提高版权收入,成为企业业绩的下一个增长点。

  诚然,这或许并不是极具前瞻性的布局,甚至在业内大呼IP退烧的当下极具考验性,但是背靠腾讯,阅文集团所拥有的巨大影视、游戏资源都是其进行IP开发的巨大支撑点。

  被抄袭、低俗侵蚀的IP库,

  风波不断的阅文前路艰险?

  当然,无论是在线阅读的持续盈利还是版权收入成为下一个增长点,前提都是阅文提供的作品是真正的头部的、优质的、经得起市场考验的内容IP。显然,目前市场上阅文虽是最大的IP输出公司,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作品质量上的参差不齐也带来了诸多的问题。

  以今年暑期档爆款《楚乔传》来讲,虽然登陆荧屏以来就受到了广大网友观众的喜欢,以网播量400亿的全新纪录收官,但是抄袭风波却成为挥之不去的阴霾。在该剧播出期间,有网友指出潇湘冬儿涉嫌抄袭作家江南、萧如瑟的作品,随后作家江南率先表示,“《楚乔传》人物宣传词也有抄袭”,萧如瑟也随即贴出《斛珠夫人》与《楚乔传》原著相似对白以验证抄袭。

其实这在网文市场和影视剧市场并不少见,只是在《楚乔传》抄袭背后,确实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甚至引起了华策影视和慈文传媒股价的大幅波动,而作为版权方,阅文集团更是难逃追责,甚至在7月传出IPO的消息后,业内人士表示,“阅文集团可能需要量化相关潜在诉讼的损失和赔偿,并且补充半年报后再正式赴港上市。”

 
  其实这在网文市场和影视剧市场并不少见,只是在《楚乔传》抄袭背后,确实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甚至引起了华策影视和慈文传媒股价的大幅波动,而作为版权方,阅文集团更是难逃追责,甚至在7月传出IPO的消息后,业内人士表示,“阅文集团可能需要量化相关潜在诉讼的损失和赔偿,并且补充半年报后再正式赴港上市。”

  如今时过三个月,阅文集团回应的“秉承着对作家负责、对作品负责的态度,阅文集团将持续跟进该事件,谨慎调查,严肃对待”似乎并没有后续消息,而补充了半年报之后上市也再次提上了日程。

  其实,这并不是阅文集团旗下作品第一次涉嫌抄袭,此前的《花千骨》、《琅琊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都曾被传抄袭。虽然网络上对于抄袭并没有明确的认定,但是作为版权方,阅文集团显然成为此类行为的“买单者”。

  除此之外,更为恶劣的是网文小说自带的低俗、色情标签,良莠不齐的作家群体中不乏为了博眼球吸引观众的人,但是繁杂的作品中如何保证作品的正能量、正向价值观、剔除劣质色情以及抄袭的作品,对于阅文集团来讲,是一大难题。

而6月26日广电总局发布了《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社会效益评估试行办法》明确规定了对从事网络文学原创业务、提供网络文学阅读平台的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进行社会效益评估考核。显然,监管趋严下,如果不能及时剔除“病毒”,最终买单的将会是阅文集团。

 
  而6月26日广电总局发布了《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社会效益评估试行办法》明确规定了对从事网络文学原创业务、提供网络文学阅读平台的网络文学出版服务单位进行社会效益评估考核。显然,监管趋严下,如果不能及时剔除“病毒”,最终买单的将会是阅文集团。

  如今,阅文集团的上市之路仅有一步之遥,但是难免有步子卖的太快、遗留问题过多的嫌疑,而其能否通过近一年的IP开发布局实现盈利模式的优化,还有待观望。但是归根结底,阅文集团最核心的竞争力还在于优质网络文学,不论是在线阅读或者是版权收入的提升,依赖的都是网友对头部内容的需求,只要源源不断的内容输出,才能谈后续的变现模式优化。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